我家妻子未读书 东楚网

kb88.com

2018-10-23

  (东楚晚报)我家妻子未读书▓。   我家妻子叫程秀英▓,娘家是汪仁镇天井嘴村程三房,那是个偏僻的湖区。 妻子做姑娘时,女孩不是捞虾,就是驾船▓,再不就是在生产队里挑水草▓,哪谈得上读书!更恼人的是▓,当时封建而落后的乡风:女子无才便是德。

这种乡风,占据了人们的思想▓。

湖区女孩上学读书▓▓,简直是异想天开的事了。 艰难的生活,落后的乡风,致使妻子做姑娘时终未能跨进学校大门。 妻子曾告诉我▓,她那时多么想读书啊▓!虽然多次萌生要读书的念头▓▓,但从未向父母启齿。

  嫁到我家后▓▓,日常言谈之中,妻子因未读书而遗憾,眉宇间常流露出羡慕读书之情。

不久▓,妻子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。 正当孩子躁动于母腹之时,妻子曾悄悄地问我:  想要个男孩,还是想要个女孩▓?  随便。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  不行。 妻子半嗔半娇地逼我说,得说清楚,到底是要男孩▓,还是要女孩?看到妻子那份执拗劲,我无奈地说:男孩。

  不对。 听了我的回答,妻子却十分认真地说,定要个女孩。 定要个女孩!这是为什么呢?我望着妻子严肃的神情▓,大惑不解。 当时我们生活在老家农村,按乡俗,男孩比女孩强,尤其是头一胎。

  于是▓,我反问了一句:  为什么?  大家都说女孩读书无益▓,我偏偏要生个女孩,看看女孩读书是有益还是无益▓!妻子认真地说出自己的心思▓。   啊,我知道了!望着妻子一脸倔犟,我附和着,同意要个女孩。

  真是天遂人愿。

妻子第一胎,果然是个女孩。 孩子出生后▓▓,妻子高兴得不得了。   随后,我们相继有了三个孩子▓。 有三个孩子的家庭,生活自然是清苦的,但是,妻子却毫无怨言。

孩子长大了▓,每到入学报名的时候▓,妻子总是东挪西借,为孩子们筹措学费。 平常日子里▓,妻子总免不了训诫孩子们,鼓励他们发愤读书,立志成才。  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▓,是我家生活最困难时期。

那时,我工资低,身体又不好,常常住院▓。

三个孩子,一个读电大▓,两个读高中。 当时的生活开销和孩子们的学习费用,基本上都依赖亲朋好友来接济。   看到我家的窘境,一位亲戚为我家弄来了一个民办教师指标。 这个指标▓,对当时我家真是雪中送炭。

我想把在大冶一中读高中的老二(姑娘)拉回教民办▓,这样,就能缓解一下家庭经济压力。

这个想法,我猜,妻子一定也会赞同,于是喜滋滋地告诉了她▓。

  谁知,妻子知道后,不但不赞成,反而怪起我来,说:真没志气,一定要让孩子读完高中考大学。 我这辈子就是吃没读书的亏▓。   我知道妻子的性格。

听她那坚定口气,要把在大冶一中读高中的老二拉回教民办不可能。

可在那时,一个民办教师指标,对于我这样的家庭来说▓,是多么难得啊!于是,我回到老家,把八十余岁的老父亲接到我们当时居住地铜绿山中学,想让老父亲出面,做做妻子的工作▓。

说实话▓,妻子对父母十分孝顺▓,虽未读书,但深明大义▓。 平日里▓,父亲的话▓,她总是言听计从。

  父亲来到铜绿山中学的那天晚上,他把我和妻子叫到跟前,详细地分析了我家经济处境,也详细地分析了老二教民办的好处。

待父亲一说完,妻子一反常态说:爸,你平时说的▓,我都听了,这次,望原谅我▓。 老  二还是要读书,决不能误了她的前途。

  家中每月只有那点收入,怕供不起三个孩子读书……父亲耐心地解释。   妻子没有犹豫▓,没有思索,坚决地说:天无绝人之路。

我去贩菜卖,补贴一下家用。 就是滚街,也要把三个孩子培养出来▓。

  见妻子如此坚决,父亲也感动了,连声说:好▓,那就依你。 三个孩子培养出来了,我感谢你。   这是妻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有听从父亲的话▓。

  在后来的日子里▓,妻子每天起早摸黑,挑担菜筐到城关去贩菜卖菜,以缓解家庭经济压力。

  贩菜卖菜是份很辛苦的事。

那时▓,我们家在铜绿山中学,离城关有四五里路。 每天清晨三点钟,妻子就起床▓,不然就上不着菜。 在旺季▓,菜不好卖,妻子要到天擦黑了才回家▓,若遇上刮风下雨起霜打冻▓,那就更不必说了▓▓。 尽管卖菜很辛苦,但妻子从未有过一丝怨言。

  有一天傍晚▓,外面下着毛毛细雨。 我正等她回来吃饭。

终于,有敲门声,妻子回来了。

一进门▓,她反而显得因回家晚了而难为情的样子▓,对我说:今天菜难卖,回晚了。

望着妻子那一担菜筐,一身湿衣,一脸倦容▓,作为丈夫的我▓,泪▓,几乎要出来了。

我带着一半感激一半愧疚▓,轻轻地说:好辛苦吧。

妻子却从容地放下肩上的菜筐,边脱湿衣,边平  静地说:辛苦什么,像我这样贩菜卖菜的,城关街上,人头都黑了▓。 为三个孩子读书▓,再辛苦,也值。   妻子脸上,透出的是坚毅和执着。   就这样,在没有读书的妻子的操劳下,我们家熬过了最困难时期。   而今▓,三个孩子相继成人。 老大大学本科毕业,当上了人民教师;老二获得复旦大学博士学位,现在一家重点研究所工作,女婿也是复旦大学博士生;老三是上海航天研究院博士,从事航天研究工作,媳妇也是复旦博士生。

  今年春节▓,女儿和女婿,儿子和儿媳,一大家人都回来了。 妻子看到孩子们在事业上崭露头角▓,十分高兴。

她颇有感触地说:人家说女孩读书没有用,我就不信。 我这辈子没读书,可你们给我弥补上了。 这▓,得感谢你们。

  三个孩子也感激地说:感谢妈妈,没有你,就没有我们的今天。   孩子们的话,也道出了我的心声▓。

是啊,这二三十来年来,没有妻子风雨兼程、任劳任怨,没有妻子凭着对读书的热切向往,凭着对理想生活的的执着追求,哪有孩子们的今天,哪有我们家的今天!  我家妻子未读书,很平凡,但决不平庸。